宋苓゛

关于人格分裂的脑洞

是这样之前看到25集弹幕有个妹子说“沈教授中招会不会变委屈巴巴小哭包,期待”
我就有了这个脑洞
然后微博一个妹子写了赵云澜以后催着我写😂
最后我就写了
如果产生不适应反应请退出

巍澜           
                               阿幼
         赵云澜发誓五雷轰顶也无法形容他现在的感觉。对,他是认真的。
         他刚刚说什么重话了吗?没有啊?他真的只是说了一句“今天来得有点晚了”啊?
         赵云澜以为自己是一个经过大风大浪的人,什么造作的祝红,变man的郭长城,甚至变娘的楚恕之他都艰难万分地接受了。
        然后这他妈什么鬼。
         “你凶我。”
         “我没有。”
          赵云澜在心里把功德笔主骂了一万遍。
         “你凶我。”明显带了点哭腔的声音。
         “我真的没有……”
           赵云澜在心里暴打功德笔主。
           赵云澜真的非常无力。让他跟黑袍使插科打诨他是可以,但是安慰委屈得要哭出来了的黑袍使……?
           赵云澜自嘲地想,他大概是在做梦。
         特调处没剩下正常人,赵云澜环顾四周,绝望地发现没有一个能解围的。小郭?算了吧,他不把人搞哭就不错了。祝红自己就在哭。楚恕之?赵云澜默默移开视线。
         沈巍一脸委屈地看着他,嗯对,是很明显的委屈。这个表情他一般根本看不到。不知道是不是急的,他的脸颊有点红。赵云澜把目光转向他的眼睛,瞬间有种心脏被插了一刀的感觉。眼镜被他自己摘下来了,此刻眼眶微红,几颗泪珠要落不落的挂在睫毛上。除了楚楚可怜,赵云澜实在想不出别的形容词了。
         赵云澜一直自认为是个糙汉子,安慰哭泣的女孩子都不行,安慰要哭了的沈巍他更没法子。
         赵云澜就是这个习惯,遇到解决不了的事,他下意识就把手伸进兜儿里拿棒棒糖了。这一伸手真是不得了,赵云澜瞬间有种灵光一闪的感觉。虽然这是个老套的法子,但是赵云澜再也想不到什么别的了。
         他掏出一支棒棒糖,豁出去了似的往前一递,尴尬地“呵呵”了两下以后说:“给你吃糖啊,别哭了。”
         祝红哭的声音戛然而止。
         楚恕之一动不动地盯着他们。
         郭长城一脸不可思议,一句“你他妈”出口了半句又吞了回去。
         沈巍抬起头泪眼朦胧地看着他,或者说,看着他递过去的棒棒糖。
      形势好像有点不太妙啊。
         赵云澜在这一帮人格分裂里尴尬地、安静地静止了几秒,然后把手收了回去。
          沈巍突然伸出手拽住了他的手腕,另一只手接过他手里的棒棒糖以后,硬生生把他拽了过去。
          人家把人扯过去都是要把人揽进自己怀里,沈巍可着实是个例外。赵云澜还没怎么反应过来,沈巍把他扯过来以后就立刻扑进了他怀里,一串动作迅雷不及掩耳,导致本来就没怎么站稳的赵云澜被他扑得硬生生后退几步。
          沈巍在他怀里一颤一颤的明显是在哭,并且哭得还很厉害。赵云澜此刻的心情真的无法用言语形容。他上一次抱别人,还是在亚兽集市上,被鸦青几乎吓懵的祝红。
           他这个角度目前只能看到沈巍头顶,毕竟沈巍本来就比他矮一点。他今天的头发有点散乱,并没有梳得很整齐,袖箍倒是还戴着,就是一只高一只低,显得有点奇怪。领子没有了领撑的支持,歪歪扭扭。他此刻还一抽一抽地哭,平日里的禁欲气息全无。
           赵云澜感觉到他抱着自己腰的双臂愈来愈紧,愈来愈用力,而且感觉自己胸前的一片衣服都湿了……
           苍天啊。
           赵云澜轻轻地挣了两下,感觉到沈巍抱得更紧,就没再动,只是站在原地任由他抱着。
           这种感觉很奇怪。即使是人家硬要扑上来的,可赵云澜还是觉得,安慰他似乎是自己的责任。他也算是护了他这么久,帮了他那么多,怎么说也是……哎,说不清楚。
           赵处长感觉自从今天见到沈巍以后,就再也看不清自己了。
           赵处长觉得无法解释心里的那种感觉。
           最后他轻轻地回抱了他,莫名地有像对待易碎品那样的虔诚。
           “没事的啊,我会一直在的。”
           不知道赵云澜递出去的棒棒糖是什么牌子的,反正很甜,很甜,很甜。

评论(8)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