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苓゛

巍澜同人 另一个你

不好意思啊啊啊昨天都怪我发出去以后看都不看!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由于我之前换了个手机没法发文字版的,我早上把老手机挖出来了,现在终于可以放文了!
大概讲剧版赵云澜穿书?书版我不是很了解,ooc预警
好啦请愉快食用,不适请退出
——————————————                           
                               阿幼
        1
        赵云澜今天很懵逼。
        他不才瞎了哦,怎么莫名其妙又看见了,看见的好像还不是现实。
        问题是这好像也不是做梦啊。他前脚才问沈巍还有没有吃的,后脚一下子就跑到这个目测是在车里的地方,做梦也没有这么快啊?
       秉持着既来之则安之的态度,赵云澜倒是释怀得很快。他下意识地去摸兜里的棒棒糖,摸了个空,他才发现这也不是他今天穿的衣服。
        嘴里没有东西能叼着真的不是一件愉快的事,赵云澜这下有点郁闷了。
        “你醒了?”沈巍的声音从他的头顶上传来,他才发现沈巍居然也在,而且他一直睡在人家怀里。最重要的是,沈巍正在盯着他。
        这场面真是……莫名其妙。
        赵处长难得得有点脸红,真想抽自己几个大耳刮子,不知道自己刚刚到底在干嘛。他虽然厚颜无耻地靠过沈巍的肩膀,但他着实觉得这次场面不对。
         他一个打挺直起了身子,一不小心头撞在了车顶上,一时表情没控制好,有点龇牙咧嘴。
        沈巍看着他,没说什么,只是眼睛里似乎有点他没看清楚的情绪。“还有一会儿,你要不要再睡一会儿?”
        赵云澜表情尴尬地表示他睡够了,重新坐好。其实他真的不知道要去什么地方。
        赵云澜偷偷侧过头打量沈巍,觉得他除了衣服也不一样了以外,跟现实中的沈巍一般无二。他正看着窗外,表情似乎在出神。反正跟沈巍在一起也不会有什么事吧,赵云澜破罐子破摔地想。
        这一坐好,他才突然觉得自己腰酸背痛,不是很能打得起精神,总而言之就是自己似乎有点萎靡。怪不得之前在睡觉。
        赵云澜的性格导致他对于现在这种什么都不知道的状况并不怎么恐慌,倒是让他生出了一种冒险的豪情壮志。
       他认真思考了一下一般游戏小说主角遇到这种情况的对策,觉得第一步是整理一下思绪,于是手又条件反射一样地向衣兜伸去。
      好嘛,又摸空了。他这才反应过来,缩回来的手在空中停顿了一下,默默放回原位。这一来一回就蹭了沈巍的大腿两次,他默默把头转向车窗。
        他身旁的沈巍看了他一眼,没说话,只是把原来盖在他身上的毯子从他的屁股下面抽出来,叠叠好。
        赵云澜头一次觉得和沈巍相处居然有点尴尬,他思考了一下,还是觉得继续秉持他赵处长既来之则安之的随和态度,管他妈的之后要发生什么。
        车上还有祝红他们一帮人,他和沈巍坐在最后,没什么人注意到他们俩。赵云澜注意到他们才从山里驶入城镇街道,不知道要去哪里。
        算了,没什么好担心的。赵云澜放松下身体,在他自己还没反应过来的瞬间……居然又睡着了。

         2
        赵云澜今天很懵逼。
        谁能告诉他这是个什么玩意儿?他怎么睡了一觉以后瞎了?然后他这是在哪儿?他不是刚刚还在车上,睡着之前沈巍还在他身边呢?
        真是叔可忍婶不可忍,他才刚刚心安理得地占着沈巍的便宜,一下子莫名其妙地到了完全黑暗的环境。难道这是上天看不下去他占沈巍便宜?赵云澜在心里为自己默哀。
        “家里还有吃的,我去给你做。”沈巍的声音这时从他的黑暗上方传来,紧接着是他坐在他身边的声音。“你还好吧?”
         赵云澜一惊,随后好像溺水的人想要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样伸出手疯狂而用力地挥舞,一触摸到沈巍的身体,就立刻找准方向扑了上去,整个人挂在了沈巍的身上。
        他感觉到沈巍似乎轻轻抽了一口气,还有一声奇怪的“嗡”的一声仿佛兵器出鞘的声音。然后沈巍伸手回抱了他一下,语气温和地问他:“怎么了?”
        赵云澜现在简直感谢上苍,他把脑袋在沈巍衣服上蹭了蹭,才问:“我怎么瞎了?这什么地方?”
        他感觉沈巍的身体略微僵住,然后有冰冷的东西贴到了他的脖子上。最后是沈巍熟悉但是冷漠的声音:“你不是赵云澜,他人呢!”
        赵云澜感受到脖子上的凉意,鉴于他目前眼睛还看不见,场面糟糕得简直不能再糟糕了。而且他真的不明状况,莫名瞎了,到了不知名的地方,他正追的男人还拿刀抵着自己脖子……呵,他突然镇定下来了。
         “谁跟你说老子不是赵云澜了?我特调处处长镇魂令主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倒是你,沈教授。”他停顿一下,感觉刀远离了自己的脖子一点,顿时放松不少,“你是真的沈巍?”

         3
         赵云澜今天已经是第二次恨不得抽自己了。他第二次睡醒以后,场面跟第一次差不多,他没怎么清醒,于是……
         没错,他的手,又义无反顾地向衣兜儿的方向伸过去了。
         彼时他眼睛都还没睁开,沈巍察觉到他醒了也就是感觉到那只不安分的手第三四次蹭了过去,他没有再问关于醒了没有要不要再睡一会儿的话题,只是重新把毯子折好。
         赵云澜于是继续重复上一次的动作,把头转向窗外。他不得不在心里承认他有点想原来那个沈巍了,跟这个沈巍在一起,他总是要觉得气氛怪怪的。
         车行驶在繁华的街道上,看样子似乎快到了,所有人都在收拾自己。祝红回头看了他们俩一眼,倒是没说什么。
         车子停在酒店门口,有人在门口接引他们。赵云澜定睛一看,居然是朗哥和村长。他这是穿越回去了?不对啊,以前也没有这事儿啊?
         赵处长于是一边在心里问候了他祖宗十八代一边热情地上去和朗哥他们攀谈。
         朗哥领着他们去包厢,期间发给他们几张房卡。赵云澜一对他跟沈巍的房卡,心里默默骂了句娘。
         前面提到过,赵云澜对于这里这个沈巍有种莫名的不熟悉感,并且经常觉得尴尬,对于住对门这件事,他实在不是很情愿。
         但是心里这么想,面上还是得皮笑肉不笑地说:“黑老哥,我们对门儿,真是又巧了。”
         “你叫我什么?然后,什么又巧了?”沈巍接过房卡,看着他的眼睛,略微有点疑问的意思。
         “啊……啊?没什么没什么。”赵云澜的心突兀地跳了一下,他连忙打着哈哈别来了话题。
         赵云澜自从瞎了以后很少这么高速地运转大脑,主要是他瞎了以后沈巍除了上课时间以外其他时间都在他家里照顾他,他过得那叫一个舒坦,又没什么案子需要他一个瞎子,所以凡事基本都不怎么动脑子。
        所以……这里的沈巍不是跟他对门?而且这里的沈巍还没有掉马?或者是这里的他,并不被称呼为“黑老哥”?
         突然间发现了两个世界的不同,赵云澜高兴得不能不能再高兴了。于是他在朗哥的酒席上,多喝了几杯酒。
        朗哥一如既往地热情,赵云澜也一如既往地无奈,大半斤白酒下去还装作无所谓的样子。沈巍在一边看着,脸色有点不大对。
        赵云澜真的是做梦也想不到,这一幕居然又发生了。
         嗯,沈巍又替他挡酒了。
         赵云澜真的是傻了。
         朗哥也傻了。
         看着沈巍施施然坐下去,赵云澜甚至在心里倒数了三个数,出乎意料的是,沈巍没倒?
         大概……这里的沈巍酒量好一点?
         问题是酒量就算好了一点,也好不到哪儿去啊,朗哥这么硬灌,总归撑不住了啊。赵云澜趁着朗哥说话的空儿,一边赶紧给沈巍多夹两筷子的菜,让他别喝太过,一边跟朗哥打着哈哈替沈巍喝了几杯。
         看来只要是沈巍,酒量总归不怎么样。沈巍显然不习惯这种应酬,两颊绯红,连眼神都迷茫了。不知道他要站起来做什么,反正是没站起来,又“噗通”一声跌坐下去。
         赵云澜赶紧扶了他一把,凑过去问:“哎黑老哥你没事吧?”这个称呼一出口,沈巍似乎看了他一眼,赵云澜背上冷汗瞬间出来了,还好沈巍这个状态也没办法深究什么。
         沈教授是没应声,就是手顺势搂住了他的腰,还搂得挺紧。
         多大点事儿,谁还没被搂过腰啊,也不只这一次了。抱着这种想法,他架起沈巍的胳膊,半拖半抱地把沈巍带回他自己的房间。
         沈巍酒品一向不错。上次喝多了直接晕,这次喝多了也就是沉默,坐在床上发呆,没什么表情。
       “不会喝酒还要给别人挡酒,两次,你真是……”赵云澜对于沈巍喝酒这方面素来颇为无奈,他看着沈巍的头发也有点散乱,忍不住揉了揉。
         沈巍随着他的动作,抬起头看他,表情是从没见过的认真。
         慢着,他刚刚干了什么。
         他这是摸了黑袍使的头吗。
         赵云澜刚刚收进去的冷汗又冒出来了,他丢下一句“我给你去拿块毛巾擦擦脸”,就义无反顾地躲进了卫生间。
        不过他觉得沈巍是真的需要毛巾,刚刚想回身去抽一块酒店的毛巾,他又吓了一跳——沈巍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站在他的背后直勾勾地看着他,一动不动,没有丝毫声音。
         赵云澜吓地一抽,顺势就把干毛巾递给他。沈巍貌似反应迟钝,过了一会儿才慢慢地伸手好像要把毛巾接过去,只不过他伸出的手却攥住了赵云澜的手腕,而后用力一拉把他抵在墙上。
         赵云澜大脑一片空白,然后眼前一黑。

         4
         赵云澜再次醒来的时候,感觉到脖子上冰凉一片,眼前无尽的黑暗,以及沈巍冰冷的声音。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知道那么多。”
         他知道自己回来了,于是伸手去摸棒棒糖,果然摸了个着。
         啊,生活真美好。
         他感觉到自己做完这个动作,刀又离开了一点。于是他最后又掏出一根棒棒糖,向着沈巍大致的方向递过去,“黑老哥,给你的。”
         刀彻底离开了他的脖子,然后是沈巍的声音。
       “你……回来了?”
        有种失而复得的不敢置信和惊喜。
         “嗯对,是我回来了。”
         哎。赵云澜想,他还真的有点想他了。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