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苓゛

你的方向

沈巍×夜尊×沈巍 无差,骨科雷点的可以马上退出了
这里茯苓,对,茯苓糕的茯苓
人物属于p大和剧版,ooc和面面属于我
不知道完结之后的文来的是不是太晚
毕竟我们面面就是越虐越美
原著和剧版设定混杂,私设略多
后面什么莫名其妙的都有,鬼面设定为心魔
第一章清水如过渡
解闷看√ 别当真√ 文笔烂√ 逻辑莫名其妙√
————————————

      我迎着风拥抱,因为,风来自你的方向。
      这句话另外的意思是,我卑微到,只能在风里怀念你的味道。
                                         1
    
       也许是因为从来没有白天黑夜之分,地星的时光总是显得很漫长。
        一丁点儿的流逝也在黑夜里被消磨殆尽,人心总是容易在漫长的黑夜里逐渐绝望。
        总有人注定一直停留在这里,好像被投射到河流上的影子,无论河流多么努力地向前流去,也只能被留在原地,永远无法被带走。水流影在,倒是最大的悲哀。
        沈巍在这个时候醒来,眼前还是模糊的一片漆黑,手脚却敏锐地察觉到今天捆绑他的锁链似乎不堪一击,形同虚设。果然,他轻轻一挣,锁链便掉在了地上。
        从前夜尊也有这种行为,不过是偶然打开他的锁链,限制他的能力,像胸有成竹的猫逗引着无知的老鼠。他会看着他微不足道的反抗,看着他轻易地落败。似乎只要能折磨他,他便乐此不疲。这是他钟爱的游戏,而他是唯一的参与者。
        从前他担心着云澜那边的情况,不知轻重地跑过几次,结局都是毫无例外地被重新抓回来。他的弟弟再重新把已然伤痕累累的他捆上天柱,笑声已经癫狂得显出明显的病态。
        只是今天的情况似乎有所不同。沈巍活动了一下被久缚着的手腕,并没有感觉到对他能力的限制,身体似乎也有小幅度的恢复。其实他并不应该对现状生出什么希望,而是应该明确这不过又是夜尊新的一次游戏。他只是作为游戏唯一的参与者,被强制着要求开始罢了。
        伴随男人缓缓的,好似泄气一般的叹息,斩魂刀从黑暗中被召唤而来。无论如何,今天的情况都好像夜尊刻意给他放低了游戏难度,不管结局会如何,他都要拼一拼了。
        斩魂刀划破虚空,能量却在天柱外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天柱周围果然有结界,他无法突破,便领悟到这打破的关键还是在夜尊身上。他若无法打败他,估计还是出不去的。
        范围已经圈定, 浓重的黑暗好像在诱惑着他向前。沈巍的脚步听起来轻轻缓缓,握着斩魂刀的手却越收越紧,心没由来地窜了两下,有一种十分不真实的感觉。
        他加快脚步,出乎意料地看到那个熟悉的白色身影就在天柱另一侧,只是姿势似乎有点奇怪,不知道是蹲在地上还是坐在地上。远远看过去就这么小小的一团,沈巍恍惚了一下,好像回到了他们万年之前的时光。
        他终于清清楚楚地看到夜尊就在天柱的另一侧。与平日里的强横又跋扈及至病态的模样不同,此时的他紧闭着双眼,蜷缩在天柱下,脸色苍白到有种透明的不真实感,天柱幽幽的蓝光映得他脸色更加难看。灰白的头发散乱地披在肩上,有几缕遮在了脸上。平时尤其珍惜爱护的白袍就这么凌乱地摊在地上,沾染了一点污泥,显得尤为可怜。他周身的能量场紊乱,还有陌生的能量一丝一缕不易察觉地泄露出来。
       沈巍此刻的位置已经能听见他在说什么了,只是他还没做出什么反应。他好像陷入梦魇一般脆弱不堪,断断续续又轻轻地唤着“哥”,一声比一声压抑,最后声音渐渐低下去,好像确定了自己唤的那个人不会出现一样,转为浑身止不住地颤抖。
        沈巍的心好像被什么狠狠一揪,有块柔软的地方一抽一抽地疼起来。沉默的气氛和颤抖着拼命把自己缩成更小一团的弟弟竟然要比那一声一声的“哥”都要让他心疼。
        也许这不过又是一次夜尊捉弄他的游戏罢了,沈巍在心里清楚地想。只是脚步却停不下来,一步一步,脚步声在空旷的黑暗里,在人的心中明亮得好像夜空中唯一的星。
        如今这种不明的状况,他本应该生出强烈的戒心,警惕地审视如今的情况。只是望着一万年来,难得露出了脆弱一面的弟弟,他的所有冷静和警惕仿佛一下子不翼而飞,理智在他自己面前清清楚楚地,溃不成军。
        他也清楚地知道,是自己对不起他。
        沈巍还是走到了夜尊面前,有那么一瞬间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他最终还是泄气一般缓缓蹲下来,就这么坐在地上,把弟弟拥入怀中,让他的头靠在自己肩上,像小时候哄他睡觉一样轻柔地哄他,徒劳地想传递一些温暖。
        夜尊在他触碰到他的身子的时候剧烈地抗拒了一下,仿佛马上要清醒过来似的。下一秒却又在沈巍安慰的话语里放软了身子,似乎知道这是自己的哥哥,似乎还是觉得,他不会伤害自己。不经意显露出的明显信任更让他的哥哥心头一软。
        他觉得这一次,夜尊真的不是在算计他。
        沈巍不知道这样的姿势持续了多久,久到他自己都快要睡过去,夜尊的身体终于不再颤抖,呼吸趋于平静。他的手还留恋地抓着沈巍的衣服,沈巍怎么揪都揪不出来。

         既然夜尊已经没什么事,他终究不应该在这里久留。
        沈巍望着远方虚无空洞的黑夜,恍惚想起万年之前的事来。
        第一次,他追逐着昆仑君的脚步,丢下了他一次。
         第二次,他没有抓住他的手,抛下他第二次。
         第三次,他自一万年的沉睡中醒来,没有任何解释。
         他知道自己也许需要再犯一次错,再丢下他一次。

         即使他不知道他又经历了什么,又发生了什么。
         他还是得走了。
         结界已经不攻自破,也许是主人过于虚弱。沈巍将西装的外套留给了夜尊,轻轻让他靠在天柱上。好像他只是把他绑在天柱上一样,他也不会杀他。
        夜尊醒来的时候,指尖的余温已经散去。徒留一件西服外套,好像午夜梦回时仅剩的眷恋。
        深色的外套,缠绕了几根银白色的发。
我怎么知道这是什么玩意儿(≖_≖ )
你们凑合着看
下一章应该会在明晚到达,也可能到不了。
明天一天茯苓都在飞机上,尽力给你们码字
       

评论(15)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