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苓゛

你的方向 2

沈巍×夜尊×沈巍   无差 
前文走主页,我就是不会用链接不好意思
这里茯苓,茯苓糕的茯苓
人物属于p大和剧版,ooc和面面属于我
剧版和书版设定混杂,私设略多,面面我考虑了一下还是用沈夜这个名字
第一次写连载,尽量速度更
回去以后倒时差,看心情填坑  这篇逻辑我要理不清了,所以可能先更巍澜小甜饼
其实我的脑洞已经开到番外了
然后进度可能比较慢
-
-心魔这玩意儿是我的独特设定,这里解释下
大不敬之地诞生的鬼王吸收世间的污浊之气产生心魔。(可能因为他俩双生所以只产生了一个?)心死,心魔占据肉身。身死则换各方面都接近的肉身继续寄居。心魔当然是不停刺激你,毕竟你只要万念俱灰了你身体不就归他了嘛。
这是回忆篇一样的东西
好了,食用愉快。
————————————
       意识很模糊。
       眼前一片漆黑。
       五感几乎全部丧失,好像要把他关进无出路的牢笼。无法求助,甚至都摸不到牢笼的边界。
       “嘿……你哥不要你了。”
       他还没有为重新获得听觉而惊喜,耳朵里便冷不防撞进这么一句话,阴森的笑声让他毛骨悚然,连带的话语撞得他耳膜生疼。
      也许是撞得他的心生疼吧。
       “你哥早就不要你了。”
       “真是可怜。”
       “你哥不要你了。”
       “他不要你了。”
       一遍一遍,吐字清晰,一字一顿,语调癫狂,越来越大的声音伴随着一阵又一阵大笑。声音里有毫不掩饰的期待,仿佛这是让他相当开心的一件事。
       “你哥不要你了,哈哈哈……”
       笑声和话语让他不自觉地蜷紧身子。意识到捂住耳朵根本就是枉然,他便只能更用力地抱住自己,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发出呻吟或求饶的声音。
      他努力告诉自己,从来没有这样的事。他还在等他的哥哥回来,他的哥哥总有一天会回来的。他这么想,也这么相信着。
      又或许是一厢情愿的相信。
      “别妄想了。”那个声音得意地说,语调和音色都有点熟悉,“不会了。”
       “嘿……永远也不会了。”最后一句话好像惊雷炸响在他的耳畔,他一下子听出来这个声音的熟悉之处——这是他哥哥的声音。
      一瞬间,脑子还没反应过来,就心痛得有些无法呼吸。
      他最后说什么?他说……他不会回来了?
      感官真的是很奇妙的东西。
      那折磨刚刚开始的一瞬间,他就宁可五感尽失,永不复原。
      先是好像被人硬生生塞了一把糖,一点点甜味都没有辨出来,又死活塞进来盐,醋,辣椒,味精,苦瓜这种莫名其妙的东西,强迫他咀嚼。味觉一下子好像坐了过山车,酸甜苦辣咸还有各种说不出的味道纷纷冲上脑子。
      由不得他顾忌面前是否有什么,就只能不由自主、无法控制地扭曲了面部表情。
      可能……挺吓人的吧。这是他已然混乱的脑子里闪过的最后一个念头。
      感觉好像糟蹋了这张和哥哥一样的脸。
      嘴里还不停地蹦出各种味道,眼前的黑暗也开始变化。变化成他哥抛弃他之前,最后露出的笑脸。
      他来不及反应,眼前的世界就开始山崩地裂。色彩开始扭曲,大片大片地扭曲,只不过一刹那就根本就看不出原来是什么。有的色彩凋零,有的色彩反而显得更加浓墨重彩。这块颜色向这边扭曲,那块颜色就向那边拧成麻花。越拧越细小,越拧颜色越多。他从来不知道世间会有那么多那么多颜色,多到他在这段不知长短的时间里变得热爱单纯的黑白。
      闭上眼睛?没用。睁开眼睛是这样,闭上眼睛还是这样。光影的重叠变换会带来更让人眩晕甚至呕吐的感觉。
      对啊,他知道的。当他哥的脸开始变化的时候他就知道,一切还没完。
      从四肢开始,麻木又好像针扎的感觉一路蔓延至心脏的位置。一开始只是好像坐久了血液不流通造成的略微僵硬的麻,逐渐演变真的好像拿针扎的疼。全身上下好像被千千万万的针一下一下不知疲惫地扎,他恍惚间觉得自己身上已经有千万个血洞了。他倒是也宁可真的有千万个洞让他的血流干就此死去,也无法继续承受了。
      针扎明显只是个开始,而后身上的感觉如同味觉一样,多得数都数不清。痒倒是最轻的一层,痛成了最复杂的一层。有一部分皮肤好像被铁烙过,另一部分皮肤好像被钢刷不知疲惫地摩,还有一块皮肤仿佛活生生被撕下了表皮,火辣辣地疼。
      嗅觉的感受也更是多得不用提。感官已经完全无法对应。耳边那个声音也一直在叫嚣,叫嚣所有他害怕的事情,最终都会成真。
      好难受,难受到恨不得去死也不能形容他现在的感受。
      难得感官都恰巧变得舒缓的一刻,他听到他哥的声音,好像万年之前他们从未分开的那段时光,他哄他睡觉常用的语调,轻柔得熟悉又陌生。
      “没事的啊,乖。”
      他好像能撑下去了。
      直到最后真正地昏过去陷入黑暗,他也再没有动摇过。
      “真是个执着的孩子……”那个沈巍的声音这样赞叹着,声音和语调听不出喜恶,“你执着到让我厌恶呢。”
-
-
-
-
-
-
-
-
-
-
      他再次睁开眼时,已身处一处山洞。
      山洞很干燥,一看就是有人久居。他的身下铺着柔软的干草,阳光正从洞口照进来,他觉得暖洋洋的着实很舒服,便不再想刚刚到底做了什么样的噩梦。
      俄而洞口传来略微沉重的脚步声,他欣喜地觉察到他的哥哥回来了,似乎还带回来了不小的幽畜供他们食用。他不顾一下子站起身的一阵眩晕和眼前一阵的黑,跑到洞口去迎接他的哥哥,听哥哥用柔和的语调唤他“沈夜”,就已经很满足了。
沈夜一边撕咬幽畜一边偷偷打量哥哥。哥哥近日来跟他待在一起的日子越来越少,在他面前露出笑容却越来越多——多得他心慌。
      他知道哥哥厌恶他们的族群,他的惶恐一日复一日地增加。他害怕某天醒来的时候,再也看不到哥哥的身影了。
      毕竟哥哥是他在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人。
      于是沈夜冥思苦想许久,才堪堪想出一点讨好挽留哥哥的办法。
      他小心翼翼地咽下最后一口肉,认真地拿袖子擦了擦嘴,确定没有沾染一丝血腥会讨得哥哥不满,才小心翼翼地开口:“哥哥,你喜不喜欢花?”
      声音里有不经意的谄媚,他自己也没有意识到。
      哥哥用询问的眼神看着他。
      “就是那种白色的小花,很好看的。”他讨好地看着哥哥,笨拙地想用自己的方法挽留他。
      “他应该会喜欢吧……”沈夜听见哥哥喃喃自语,声音轻柔得像是怕惊碎了难得美梦,他转而回头看向他,“那我也喜欢的。”
      这个时候的沈夜,还不知道“他”到底是谁。
      当他欣喜地捧着用好不容易搜集到的小花串成的花链,听到哥哥问了那个人同样的问题之后,他便知道哥哥口中的那个“他”究竟是谁了。
      他听到哥哥唤他“昆仑”。
      他听到昆仑给哥哥改了名字,叫沈巍。
      阳光很灿烂,透过树叶的缝隙一点一滴缓慢地流淌下来。哥哥笑得很开心,他从来没有见过哥哥在他面前笑得那么开心。
      沈夜感觉冰凉渐渐渗透自己的全身,他站在那里手足无措,僵直了不知道多久,才麻木地觉得,自己应该离开这里。
      心里只想着离开,脚步上却已开始没命地跑。孱弱的身体一下子禁不住这样剧烈地运动,一阵强烈的咳嗽逼着他停下来。拼命奔逃后那一串小花早已经被他无意识地捏得粉碎,只有零碎的花瓣和白色的花汁还留在掌心。
      他知道这种花汁是苦的。
      往后的日子开始难熬起来。沈巍开始整日整夜地不回来,见到哥哥成了沈夜生命的全部期盼。
-
-
-
-
-
-
-
-
-
近来只是偶尔能见到哥哥,沈夜也察觉到哥哥的身体似乎有些异样。总有莫名的能量从他的体内溢出,他也会时不时地突然变得暴躁,突然就不像他自己了。
      哥哥不让他告诉任何人,沈夜着实是担心,哥哥回来的晚上几乎都睡不着,只盼着自己冥思苦想能发现点什么。
      最后这一晚弥漫的黑雾,好像噩梦开始的记号。
      那个和哥哥拥有着一样面孔的男人慢条斯理地从黑雾中现身。
      “初次见面,我是鬼面。”他看起来彬彬有礼,让沈夜不由得更加强了几分戒心。他紧张地把目光投向沈巍,绝望地发现后者依旧在沉睡。
      “不要太紧张,亲爱的小夜。”他模仿着沈巍的语气,笑得仿佛纯良无害,“我是你哥哥的另一面,他的心魔。”
      鬼面的声音带有蛊惑的意味,他邀请他一起去杀死昆仑,夺取圣器,让他哥哥的生命里只剩下他。
      条件听起来很诱人,但是还剩下最后一个问题,“我哥……会不会怎么样。”
      “呵。会有我……代替他好好活下去,好好疼你—”话语戛然而止,鬼面发出惊讶的声音。
      这是沈夜第一次觉醒异能,他尚没有反应过来他做了什么,就开始吸收鬼面,将他转移到自己身上。
      过程很痛苦,他强撑着不让自己停止。
      最后听到鬼面意味不明的笑声和一句讽刺的“值得吗”,力竭的他疲惫不堪地倒下去。
-
-
-
-
-
-
-
-
-     男人挣扎着从梦魇里醒过来,唯一的安慰是抓住的外套。
     “鬼面,我又赢了一次。”

评论(3)

热度(75)